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8月25日

酒食浪遊 劉群章

不敢認同旅居身份

放大圖片
最近突然醒覺自己在英國算是個Expat,感覺很奇怪,一直只當自己是過客、浪遊者,而Expat有某種象徵「正式」的身份,我從來不敢認同,甚至長居芝加哥14年有多,也從未當自己是Expat。只會說自己是嫁雞隨雞,跟着在芝加哥打工的男人,暫居美國。那些美國人是否就當我的男人是Expat,而我只是附屬的茄喱啡?回想起來,美國鮮有人談論Expat。我心目中的Expat,則總是自己戴着香港殖民地時期的有色眼鏡認識的那種。 以前在香港打工,所有的Expat都是白種人,不是老闆或公司裏面職位最高、人工最高的那個,也起碼是中上階層人士,像我當年的Expat同事。當時不會見到送外賣、做餐廳侍應的Expat,也沒有 ...

(節錄)全文共1530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