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8月21日

花都拈花 高潔

阿森羅蘋當教練

民國翻譯的西方文學經典,有過一本《賊史》。不知是狄更斯《霧都孤兒》呢,還是其他。賊而值得為其修史,最膾炙人口之一,是雨果《孤星淚》(又譯《悲慘世界》)。冉阿讓因為飢餓,偷了神父的銀燭台,終生被無情追捕。 這個漫長暑假,「手倦拋書午夢長」,我訂閱的政經周刊《當下價值》,居然推薦一本輕鬆讀物:《行動思維如同阿森羅蘋》(Agir et Penser Comme Arsène Lupin)。這份弘揚天主教的法國右翼保守雜誌,亦為賊修史乎? 看官們也許年齡太稚。五六十年代,香港坊間書局,極多盜版偵探小說,包括「俠盜阿森羅蘋」。那時不屑讀。來到法國生活,方知這是諾曼第作家Maurice Leblanc名作 ...

(節錄)全文共84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