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8月7日

異人獨白 沈一一

沉重的信中信

雖然來電者不是什麼救世主,卻為我帶來極之需要的「福音」——她正是婚後早已租住田灣嘉禾街一個單位的姊姊。 我沒有追問她如何得知母親對我開出的「歸家條件」,反正日後只須在石排灣與田灣兩邊奔走而已,總比夜裏追尋移動城堡好得多,而且也不用擔心司機一早會把貨車開走。 姊姊所說的雜物房不大,擺放的多是清潔用具,稍為執拾,便騰出一個三呎乘六呎的位置,再鋪一張沙灘席,那就是我的「睡床」了。 「今天來了封掛號信,你的。」星期一回家,母親隨即遞來信件,厚厚的,「對了,早前聖誕節也有一封,當時放在一角,忘記給你。」 說罷母親在雜物堆中撈出信件,似是聖誕卡。那刻,手中一邊是聖誕卡,一邊卻是沉重的掛號信,我沒有立刻拆看 ...

(節錄)全文共879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