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7月27日

此時此刻 劉健威

沒有季節的小墟

朋友貽我一大包「樹上熟」鳳眼果──都是連着紅色莢的,和妻子慢慢的剝了一個晚上。黃色的鳳眼肉有個棕色硬殼,先用剪刀剪條細縫,然後用指甲將硬殼去掉,結果剝成七百克肉,可是拇指指甲下的肉弄得有些傷痛,還藏了不易去掉的硬殼碎屑。 這麼辛苦,就是為了翌日晚上弄煲鳳眼果炆雞──先將全雞煎(碌)得七八成熟,再斬件,跟煮腍的鳳眼果一起炆;當年想出這道菜,還請江獻珠女史吃過一次。 不辭「勞苦」,就是不想錯過了季節的感覺──鳳眼果才新出,但不到一個月就過造了,真是「金風玉露一相逢」,好像為了「七姐誕」現身人間,怎不珍惜? 鳳眼果有幽香,和雞脂合煮,味道尤其突出,「妙處難與君說」。 剝着鳳眼果,妻子說:「九龍醬園今 ...

(節錄)全文共647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