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6月26日

田詩蓓 Maira Qamar

醫生執業試是否已無可救藥?

放大圖片
「如果要我重過實習生涯,我寧可辭職,離開香港。」這是一位非本地培訓醫生應考香港執業資格試時的感言。近來,談及以考試還是免試途徑引入非本地培訓醫生的議題,仍在熱烈討論中。這項已有25年歷史的考核制度鮮有在社會上談論;然而,對於長年面對醫生荒的香港來說,它不應繼續成為絆腳石。就像世界各地一樣,兩條途徑(考試及免試)本來就能夠而且應該並存。 表面看來,香港一直為非本地培訓醫生提供兩條入職途徑,包括正式註冊和有限度註冊。前者需要通過執業資格試,並進行試後實習。儘管後者沒有這些要求,但卻在就業的年期、場所、範圍方面設限,而且並無轉為正式註冊的途徑。如今,有限度註冊醫生僅佔香港整體醫生數目的不足1%。 政 ...

(節錄)全文共1478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