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2月22日

鄒崇銘

主教山配水庫的三種可能

放大圖片
自主教山配水庫的古蹟被發現後,水務署迅速把一帶地段圍封起來。大年初一有4名市民闖入被捕,則成了長假期內別致的花邊新聞。當局為了確保古蹟免遭破壞或是誤闖市民發生危險,圍封或許亦是無可厚非的。但見微知著,政府部門「一放就亂,一管就死」的困局,倒不知在香港還要輪迴多少個世代呢? 主教山配水庫引起廣泛討論,除了由於「羅馬式拱頂」震撼的視覺效果,亦因為它徹底暴露了保育政策和程序的漏洞,以及普羅市民在揭發事件所扮演的積極角色。但如上所述,即使日後配水庫得到「有效保育」,卻很可能意味市民被拒諸門外,甚至連主教山作為周邊社區難得的消閒場地,市民自發活動的自主空間亦很可能被一併圍封起來。 從高度管理到低度管理 ...

(節錄)全文共1942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