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11月27日

視線所及 松花芥子

甜豆花、鹹豆漿

上海的朋友在討論「甜豆腐花是什麼鬼?」上海人的早餐桌上,有鹹豆漿、有淡的和甜的豆漿,也有鹹豆腐花,就是沒有甜豆腐花! 鹹豆漿和鹹豆花的配料是一樣的,醬油、鎮江醋、葱花、紫菜、油條粒,講究點的加蝦皮;我喜歡吃的時候放點辣油,就着熱氣騰騰的油條一起吃,如果再配上半客小籠包,那一個早上都是美滿富足。 鹹豆花吃的人比較少,一碗下去挺飽肚的,一般就不配油條了。甜的豆花在早餐舖子是沒有的,所以很多上海人是不知道豆花還可以甜吃。 香港人是反過來「鹹豆腐花?搞乜鬼!點食?」豆腐花是甜的,就像紅豆沙綠豆沙是甜的一樣,天經地義。前兩天吃的一桶新鮮撞出來的豆腐花,熱辣辣的拌上黃冰糖,既香滑又清甜,是一道完美的飯後甜 ...

(節錄)全文共611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