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11月21日

經濟3.0 曾國平

何止是一場學術遊戲

關於學術界,有兩種相當呃like有票房保證的敍事方法。一為「讀博害人」,訴說讀書過程是如何如何辛苦,埋怨畢業後是如何如何難找工作,苦勸大家回頭是岸,不要誤墮學海。本來無一博,何處惹塵埃,害己又害身邊人,何苦?另一為「拒絕玩學術遊戲」,已鑄成讀博大錯,有了學者專家的身份,但對學術出版、投稿學報諸事嗤之以鼻,不參與這些無聊的小圈子活動,不浪費青春寫沒有人看的東西,寧願多在報章網上撰文,積極亮相傳媒發表高見。 前者悲情,後者瀟灑,同樣有型,難怪兩種敍事方法都有市場。「讀博害人」的說法評過多次了,那「拒絕玩學術遊戲」又是什麼一回事? 迂迴曲折的出版過程 雀友出銃,同志出櫃,團友出發,學者出文,到底學術 ...

(節錄)全文共1720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