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10月24日

無覓處 羅啟鋭

《今夜你寂寞嗎?》

但以理決定離開家鄉曼菲斯,往紐約念書的晚上,母親替他執拾行李時,跟自己關係一向不好的父親走進來,塞了一疊錢給他,輕聲說句小心,然後便踏出微亮着孤燈的陽台,拿起殘舊的結他,彈着一首靡靡低沉的怨歌。 是的,那首靡靡低沉的《今夜你寂寞嗎?》。 但以理聽得莫名的傷感,不單因為即將遠行,更因為母親終於告訴了他,一向沉默寡言、難於親近的父親,每周離開曼菲斯,到外地公幹的真相。 對於日漸老去的父親來說,每一次公幹,都是一次醜陋、悲傷,甚至自我憎恨的死亡之旅,只因他每星期四的傍晚,便得乘夜出發,到一個不同城鎮的監獄,待到翌日清晨,太陽初起時,執行一次死刑。 官方殺人的薪酬,並沒有想像中豐厚,但總比在家鄉當一個 ...

(節錄)全文共796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