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10月17日

拾趣人生 岑逸飛

距離的藝術

孔門弟子,子游、子夏歸於文學科。有文學細胞的,多是性情中人。先師唐君毅論「性情」,指出人的心靈,對於有價值的對象,會自然產生愛慕之情,難怪孔子重視《詩》教,從性情入手教學。 孔子殁後,子游、子夏對儒學的繼承各有千秋。子夏在魏國發展西河學派,其門生李克、吳起和西門豹都有卓越建樹。子游是孔子弟子中唯一的南方人,有「南方夫子」之稱。《禮記.禮運篇》的「大同說」,便是孔子與子游一段對話。近代大哲熊十力推崇子游,認為他盡得孔子政治哲學的真傳。 關於子游的政治觀,《論語》有段子游金句頗堪玩味:「事君數,斯辱矣;朋友數,斯疏矣。」這裏的政治觀,大概是講人際關係,但其中的「數」字費解,語焉不詳。一般認為,「數 ...

(節錄)全文共612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