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10月17日

無覓處 羅啟鋭

半明半暗的陽台

當我知道但以理父親的死訊時,他已經離世多年了。 但以理是我在紐約的同學,20歲不到,家族來自南部的孟菲斯,也就是貓王的故鄉。那時候,我們都在努力適應紐約的喧鬧與寂寞,都離家數千里。假如我的少年時代,從我逐漸明白父親對我的失望開始,那麼,但以理的少年時代,大概從他知道父親的秘密終結。 就像許多成長於孟菲斯的孩子一樣,但以理討厭學校,在這個貓王長居的地方,怨曲是進入青春的殿堂,貓王是一整代的神祇。夏天的夜裏,星空恬淡下,每一個孟菲斯學生,都會理所當然地一邊溫習、一邊低哼着貓一般的情歌。 譬如說,那首永恒的《你今夜寂寞嗎?》 不過,這種溫習的方法,往往叫但以理的父親勃然大怒,他一直指望兒子能好好讀書 ...

(節錄)全文共786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