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10月20日

訪談錄 譚淑美

印尼移民工工會主席透露 同鄉被剝削及Erwiana現況

放大圖片
Sringatin(思穎),是一個印尼傭工,也是印尼移民工工會主席,近年轟動全港的印傭Erwiana受虐案,正是由她協助報警的。 談起當初為何加入工會,Sringatin坦言因遭遇過不公平的待遇。當年她的第一個僱主只向她發放近半價的法定月薪,且每月只讓她放一天假。她因初來埗到,已花費了一筆中介費用,若另找僱主的話,又是另一筆中介費,她迫於無奈只能啞子吃黃連…… 現在她學乖了,簽約時講明自己的權利和條件。幸而,她的僱主也沒有因她的工會身份而不聘用她,「他們只是叫我不要投訴他們就行了,哈哈!」她笑道。 Sringatin在2002年來港,第一任僱主應該是有錢人,「他們是一對夫婦及3個已長大成人的 ...

(節錄)全文共2412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