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10月2日

全民大數據 黃岳永

任何時間都應做正確事

我向來相信「任何時間都應該做正確的事」,但對於何謂正確,不同人有不同看法。雖然法律可以就事件作出裁決,但人人都知道沒有任何法律可以明確涵蓋所有可能性,而且隨着時間推移,文化及社會都會改變,於是便造成法律寫得愈詳細,漏洞反而愈多的情況。與其說用法律來解決問題,倒不如說法律造成更多問題。 在此不得不讚揚香港多年一直沿用的普通法。在普通法系的司法管轄區裏,是由法官在法庭上針對實際情況及當時客觀環境,演繹法律原意並作出判決,代表着可以跟隨時間推移而自由作出改變; 加上普通法可以援引同屬使用普通法地區的案例,即使在不同地區做生意,亦可以看到清晰方向和受到保障。 在法律詮釋之上,我深信最佳方法是「Suns ...

(節錄)全文共1133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