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9月21日

北狩錄 劉偉聰

覺民與民書(上)

Justice Spigelman漢名真好:覺民! 尚幸掌管法官譯名的把關人辭令嫻雅,更深契終審法院的憲制大任,懂得民胞物與,警世覺民,且冥冥中自有先見之名,彷彿洞燭先機。可不是嗎?近代史上的「覺民」,有名者莫過於位列黃花崗七十二烈士的林覺民先生,慷慨燕市,從容楚囚,還留下了一封《與妻書》,我們少年時都讀過,我尤愛書上云:「然遍地腥膻,滿街狼犬,稱心快意,幾家能夠?」無奈數句,無限寫真。而《與妻書》起首一句,竟是Justice Spigelman前兩天的話:「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別矣!」 Farewell!My Lord!真的,我們俱能明白。 我們俱能明白我們剩餘的寄望還剩多少,rule of ...

(節錄)全文共90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