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9月3日

林行止專欄 林行止

改造靈魂勤著述 生花妙筆曾娛人

一、 讀區家麟的大作(八月八日《蘋果日報》),見Ruhnama,想起未了心事,遂作此文。 二○一八年三月二十二日,本欄題為〈獨「才」為我留翰墨 為國為民造孽人〉,取材自兩篇有關《邪惡書齋》的書評:「書尚未到手……忍不住要寫幾筆。」未讀原著而是據書評提供的內容寫成的拙文,發表後不數日,柯爾特(D. Kalder)的新書The Infernal Library到手,狼吞虎嚥,瀏覽一遍,本欲作續編,哪知「事忙」,忘了;直至見區博士的文章,撩起筆者再寫的興趣,不消「半天」工夫,便找出這本「紅皮書」;尚幸當年翻閱時留下不少不同顏色熒光筆筆跡,作本文因此「無難度」。 柯爾特為現居美國的蘇格蘭作家,當時是英 ...

(節錄)全文共2710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