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8月27日

後不變期 余家強

千古艱難唯殉情

放大圖片
上篇講白居易《長恨歌》明貶實褒,寫唐玄宗作癡情漢子,把在馬嵬坡送楊貴妃去死的負心輕輕帶過,成全了文學經典和白氏在唐朝政壇崇高地位。那麼,笨詩人會怎樣寫呢?大概像鄭畋《馬嵬坡》: 玄宗回馬楊妃死,雲雨難忘日月新。 終是聖明天子事,景陽宮井又何人? 紅顏為你犧牲,你卻只記着雲雨之歡,何等大男人主義!景陽宮井用南朝陳後主典故,兵臨城下,陳後主抱兩美人藏身井底(沒多久即被發現),於是亡國。唐玄宗聖明天子,勇於割愛,所以偉大啊── 這算什麼鬼邏輯?站在女性立場,倒寧願伴侶像陳後主吧。鄭畋(825-833)唐末宰相,保守政治家思維局限於此,詩才亦遠不及白居易。 可惜,陳後主抱着的是兩位美人,無法讚用情專一 ...

(節錄)全文共116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