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8月1日

無覓處 羅啟鋭

城寨內外的腳印

據說,在最高峰時期,小小一個九龍城寨,竟然就居住了三萬多人,是全世界最擠迫的城市香港之內最擠迫的地方。 地基又不平坦,每幢樓危乎乎地往上攀,各自尋找着發展的空間,東歪西斜,有時候甚至不是直線往上,而是「弓」字形地互相交疊着,借力僭建再僭建;街巷的空中,吊着密麻麻的電線,神出鬼沒,也不知道電源來自何方。 曬晾着的衣服,包括尋常百姓家的衫褲,以至艷舞女郎演出的性感舞衣,從高處不停滴水,水點同樣各自往下尋找着空間降落,隨時走電,卻很少走電,叫人感到既驚心動魄,同時又神秘莫測。 各幢大廈的天台上,長滿魚骨天線,數以千百計,雖然都給風吹雨打得甩皮甩骨,卻同樣互相爭奪着大氣電波,就像那些熱帶雨林內的野生植 ...

(節錄)全文共767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