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7月25日

無覓處 羅啟鋭

城寨內外,惟餘莽莽

當日的九龍城寨,基本是不讓拍照的,但既然「三不管」,只要有錢有膽有關係,也就拍什麼都可以了。我認識一個老外,便親手拍下了八千多張城寨的詭異風情,後來結集成書,銷路驚人,幾乎成為他一生最大的成就。 我初次翻閱這本書,是在寧靜的北歐,簡直不能相信,世上曾經存在這麼一個地方。當然,假如城寨今天仍在,每日該會有無數遊客前來打卡,伸出手來,豎着個笨星的V字,在它既陰森又荒幻的入口。 我第一次看見道友自己替自己打毒針,也是在城寨裏,天色還未全暗,道友蹲在巷頭,隨意地一針就刺進去,血花飛濺,手臂太瘦,針看來馬上就要穿過他僅餘的肌肉,從另一邊穿出來了,讓我想起羅大佑早期的一首歌,《穿過你的黑髮的我的手》。 這 ...

(節錄)全文共713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