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7月22日

忽然文化 占飛

最糟糕的一餐

放大圖片
台灣行為藝術家謝德慶在3年前曾經來港,他是一個「極端」的行為藝術家(Well,行為藝術家大多極端,否則難以突圍而出)。他有多個以「一年」為界線的「極端」作品,包括全年不分晝夜皆在戶外(不會進入任何室內)、全年跟一名女藝術家以一條僅長8呎的繩繫着生活……另一個是全年被困在一個籠子裏,不與任何人交談及以至用各種形式去聯繫。 謝德慶在這個計劃之中,算漏了一件事。他委託友人為他送飯及帶走排泄物,卻沒有說明不要天天帶同一款午餐及晚餐給他。那名友人着實把他當成寵物來看(謝德慶說籠外有個金魚缸,因而他聯想到友人是把他當成金魚看待)。 友人每天送他的午餐是三文治,晚餐是牛肉西蘭花飯……因計劃是他一年不能與外界 ...

(節錄)全文共638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