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7月20日

訪談錄 張綺霞

各有各路

放大圖片
聶燊朗醫生、Abrar Khawaja醫生及牙醫學生Gunjan Gupta三人雖然都因為牙科與香港結緣,但走過不一樣的路。 聶燊朗在印度修讀牙科,但原來這一科在當地被看成是次於醫科,幸好他得到家人的支持,讓他不斷進修。如今他在香港工作,妻子卻住在印度,訪問前3天,妻子剛生下了第一個孩子,他無法見證其出生,但妻子從未提出要他回印度的要求,對他的工作全心支持。「她知道我在這裏的工作非常忙碌,也沒有怨言,我很感謝她,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對我來說十分重要。」 Gunjan來港讀書4年,學會了一點廣東話,雖然一個人在外地,但由於從小就被送去寄宿學校,家人也不太擔心,而且牙科也是印度女生的熱門科目。 聶燊朗 ...

(節錄)全文共576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