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7月18日

無覓處 羅啟鋭

城寨的前哨站

我相信大部分成長於六七十年代的青少年,在正式「勇闖九龍城寨」之前,停一停,諗一諗,終於決定博一博的前哨站,都是廟街。 不過你別說,那時候廟街的一些江湖賣藝者,又的確有點水平,我聽過一個說笑話的,也許就是香港第一代的「棟篤笑」,或「是但噏」吧,主力賣「和順欖」,中間加插些笑話娛賓。 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時的香港人如此喜歡嚼欖,總是把它咬得碎碎白白了,才「卡」地吐出來,就像從前的台灣人嚼檳榔一樣,嚼到紅得有點像血了,才用力吐出,到處都是這些檳榔渣滓,人家「滿城盡帶黃金甲」,他是「隨街到處血檳榔」,說來還真有點惡心與荒謬。 這個說笑話的賣欖人賣的「和順欖」挺受歡迎,笑話也愈說愈紅,後來還不時投稿到電台去 ...

(節錄)全文共72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