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7月11日

無覓處 羅啟鋭

公廁內的人生

像許多男人一樣,一說起童年的廟街,我的話題便停不下來,所謂六七十年代成長於香港的「集體回憶」,也永遠少不了它的一份兒。 我印象中的廟街,每到夜幕低垂,便會陸續出現一些講鹹濕笑話的早期「棟篤笑」,落難香江的北方相聲,賣唱廣東小調的天涯歌女,和詭異地刀槍不入的神打壯漢。 當然,還有那頭年邁而開始脫毛的老猴子,替人卜卦算命的江湖術士,以及那隻負責從籠中跳出來掏籤、和主人相依為命的青鳥……千奇百怪,各適其適,不愧是個「平民夜總會」。 記得有回,大夥兒正熱鬧地看着表演,忽然間,一陣毫無徵兆的滂沱大雨,便「嘩啦啦」地落下來了,雨勢急躁,觀眾們哄地鳥獸散,只剩下一個濕滑無人的空廣場。 我後來才知道,那廣場的 ...

(節錄)全文共707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