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7月2日

麗都美識 陳頌紅

一場提早了的喪禮

想不到,她竟倉卒離世。 大家都很震驚,震驚到一個點── 所有人都感到窒息,甚至想吐。不,跟在三十五度高溫下戴着口罩無關,而是在脫下口罩之後依然缺氧,呼吸愈來愈急促,胸口不斷起伏,像是要盡最後努力,吸入稀薄的空氣。 認識她、喜歡她、深愛她的人,五臟六腑被掏空,靈魂碎裂,碎片墮落地底,再也無法整合。沒有人知道要說些什麼做些什麼,才能安慰自己和別人,大家只感全身乏力,連傷心、連流淚,都必須用上比平日更大的力氣。 大家一廂情願地以為,有的是福氣,原來近在咫尺的,是死神。忽然想起前陣子出現的雙彩虹── 在煙雨淒迷的天空中,是誰用畫筆一揮,畫出如此漂亮的顏色?可是老人家卻說,不妙不妙,是大難臨頭之兆。 她 ...

(節錄)全文共70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