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7月1日

北狩錄 劉偉聰

傅斯年的心史(下)

從前未讀完,讀過的也早忘了,一切便推倒重來,假如人生和政局亦能如此,那該有多妙! 我不只重新翻開王汎森的Fu Ssu-nien,為添讀趣,還掀來它的漢譯本,左右互搏,東邪西讀。漢譯本多了一篇漢譯序,裏邊提到傅斯年那一輩「後傳統時代」知識分子的「兩難」,即「正處在一個傳統秩序全面崩潰的時代,這樣一個時代,舊的規範已失去約束力,舊的道德倫理被全面質疑,但新的規範、新的倫理尚未建立」。然而,「後傳統時代也是一個無限可能的時代,所有的可能性都存在,因此那是一個各種論述相互角逐,並試圖成為leading discourse的時候。」 我讀着讀着,總不能忘情當下,當下我城又豈非不願不願卻無端無辜地步入了那 ...

(節錄)全文共887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