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6月23日

北狩錄 劉偉聰

新舊陳先生文集(中)

君子九思之中,起首為「視思明」,陳先生偏生不幸中年失明,故身為先生兩代姻親、三代世交、七年同學的俞大維慨嘆:「他生平的志願是寫成一部中國通史及中國歷史的教訓⋯⋯在史中求史識。因他晚年環境的遭遇,與雙目失明,他的大作(magnum opus)未能完成,此不但是他個人的悲劇,也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悲劇。」《陳寅恪先生論文集》當年先由九思出版社刊行,冥冥中彷彿自有因緣。 我總覺得九思版的《𢑥印緣起》遠比上海古籍版的《出版說明》寫得高明,寫得用情,寫得入心:「先生文字散見於各學報、期刊、雜誌中,篇幅至夥。因是搜羅不易,遑論齊備。本集僅刊列九十四篇,先行問世,遺漏之珠,或在不少,有俟來日補足。先生於近代史學 ...

(節錄)全文共659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