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6月19日

自由的國度 盧安迪

關於疫情和自由的思考

放大圖片
近月疫情期間,除了關於抗疫情況的細節外,我還聽到不少朋友提出一個具有高度概括性(high-level)的見解,那就是東方文化注重集體合作,西方文化注重個人自由,所以東方民眾防疫較自律,西方則因民眾紀律鬆散而兵敗如山倒;例如西方人不喜歡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,有不少人抗議居家令等等。 這些朋友認為,東西方抗疫成效的差異,體現了東方文化相比起西方文化的優勢所在,或者中央集權比起個人自由的優勢所在。然而,我認真思考了這個有趣的問題後,卻得出不同的看法。 個人自由基於產權 一談到「自由」,很多人的概念是,一個人可以在愈多地方走來走去、做他喜歡的事情,他就愈自由。但正如我在本欄多次指出,根據西方玄門正宗的 ...

(節錄)全文共1638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