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5月30日

無覓處 羅啟鋭

律師先生的最後一個決定

從加拿大東岸寧靜的監獄,我們回到大都會多倫多,律師先生帶着我們幾個香港來客,去了一家小小的Wine Bar,一夜下來,無所不談,從各人的過去,一直聊到未來。 乘着幾分酒意,律師先生悠悠憶述了他在加拿大多年的生活。中學剛畢業,才十多歲的孩子,孤身來到異地,那時候的多倫多,還是冰天雪地的荒蕪一片,人口稀疏,而為了學費,他每天清晨便出發到偏遠的農莊,替人除草、施肥、翻土、殺蟲,賺點工錢支撐生活。 年月過去,他開始對西方法律感到興趣,決定轉系,修讀艱深的律師課程。及至畢業,還未有去向,移民局的官員居然主動找他,問他可會考慮入籍,他們願意全力協助。 「可見那時候的加拿大,還是個缺人缺物、急欲發展的國家。 ...

(節錄)全文共819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