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5月30日

異人獨白 沈一一

傅聲與郭富城給予的啟悟

夏末,我仍堅持上課,希望完成「無線電工程科」餘下半年的課程;而學校也繼續「堅持」要學生每堂耗費大量時間抄寫筆記,至於實習堂,同學依舊像沒靈魂的殭屍,排隊領取各種機殼接駁電源,發聲後又排隊放回原位,便算有過「實習」。 初秋,班中同學已走了一半,我的堅持也漸漸出現裂痕——我開始自問,這種學習模式是否有效?是否值得堅持下去?事實上,每期《無線電世界》教我的知識,還是在牛頭角下邨電器舖的實習,也絕對比這學校教的更加豐富實用。 當我們對自己的「堅持」產生疑問,原來一切已經開到荼蘼! 我終於開始走堂。走堂不像逃學,前者不用交代什麼,後者則要補回告假的因由,而且不能「逃」得太多,否則會引起師長的疑心。 走堂 ...

(節錄)全文共85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