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5月18日

鄭赤琰

擾亂《基本法》各種亂象

自九七主權回歸22年所觀察到各種擾亂《基本法》的現象,真可說是蔚為「大觀」,也令人感到不可思議。 首先所看到的最大亂象是「釋意大眾化」! 試想想:當人人都自以為是,都可任意對《基本法》作出自己的解釋。如此一來,各種看法各種闡釋便會滿天飛,如此四方八面各執一詞,各不退讓,最後便會付諸行動拉一派打一派。結果憲法原本的作用就是建立其最基本法律原則,要做到無可爭議的國家大法,最根本的做法是只賦予國家最高權力機構,擁有獨一無二解釋憲法條文的權力。不錯,任何憲法條文都有可能引起疑義或爭議,但要排除疑點或爭議,不能你一句我一句爭得面紅耳赤,而是由最高的釋法機構去作出釋法。其作出的釋法是最終定案,沒人能再翻案 ...

(節錄)全文共1883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