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5月18日

此時此刻 劉健威

祭鄰居

每次走到西半山羅便臣道盡頭的小巴站,都不由抬起頭來往大樹張望,希望看到爬行的鄰居。往山下走的時後,又會望望在樹幹上蹲着的另一鄰居。 失望復失望,這幾個月都看不到牠們。 前年斜坡上來了雙果子狸,很不幸,去年春節,公狸給汽車撞死了,正擔心母狸會不會太孤獨,不久,牠帶着一隻小果狸出現了。原來牠很早就有了「遺腹子」。 但母子很快又失去蹤影。至於另一隻游隼,牠永遠沉默且孤單,只站在斜坡大樹幹上,一言不發,眈眈下瞰,等待獵物──老鼠出現。那簡直是百萬年孤寂,牠有時靜止地站上兩天兩夜,就為一掠而下,攫住一閃而過的小老鼠。牠永遠站立在同一位置,唯一改變,是有時改飛到列堤頓道的另一樹幹上,伺伏竄到垃圾站覓食的老 ...

(節錄)全文共560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