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5月14日

後不變期 余家強

香港進入院政時期?

放大圖片
日本天皇,眾所周知,欠實權的,自古已然,非單二次大戰後立憲如此。說來話長,不妨設想,天皇既與神道教密不可分,作為一個信仰象徵,近似教主角色,不宜從事俗務,倍顯超然地位,倒也合理。 日本上古以大王(後改稱天皇)主祭,大臣主政,大連主軍,一律「大」字排,隱隱見平行分工、河水不犯井水。原始部落重視祭祀,但社會趨向複雜化,漸漸以軍事和民政吃重,是天皇王權旁落之始。 公元七世紀大化革新,一度重振天皇實權,但為期甚短。進入平安時代公元九世紀初,藤原氏挾外戚身份攝政,代代與天皇家族聯姻,把持大局。天皇怕攝政坐大,又詔令政務皆「關白」(語出中國史籍《漢書》關照、告白之意)於太政大臣,從此確立天皇幼年由攝政輔 ...

(節錄)全文共103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