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4月29日

林行止專欄 林行止

讓「金鵝」多產順產 兩辦治港極終任務

一、 「武肺」對世界政經的影響,真正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第一波當然是指「疫情」死人無數及令經濟活動陷於停頓;第二波既是「武肺」極可能再度來襲(就像一九一七年的西班牙大流感),更重要的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向中國「問責」之餘,索償之聲響遍全球、清晰可聞。因此,對中國來說,第二波的衝擊,肯定遠甚於第一波。 認為第二波對中國衝擊更大,當然是假定近日中國的「大外宣」難收成效;筆者作此結論,是基於下面這二項觀察 甲、西方醫(科學)家掌握了大量數據,認定湖北武漢是疫情的源頭,而在譚德塞領導下的「世衞」,多方為中國塗脂抹粉(「世衞」為什麼這樣做,料真相短期內大白)之外,同時亦受中國所愚,《大西洋》月刊十二日 ...

(節錄)全文共223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