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3月7日

異人獨白 沈一一

學師仔之歌

師傅提供的「宿舍」,原是牛頭角下邨第十一座十樓一個單位,二百來呎的空間置有一張碌架床、一個小型雪櫃,以及一張頗大的木製工作枱;所謂工作枱,堆疊幾近天花的全是電視機,通往廁所的通道,兩旁同樣放滿電視機,型號不同,大小不一,整個房間大概塞滿九十多部。 這些電視機其實早已死亡,師傅是以一個十分相宜的價錢整批購入,目的不是救活它們,而是覷準它們的「器官」——當有客人的電視機病了,必須替換零件,例如真空管、變壓器,甚至整個電視屏幕報銷,這時候,師傅便會變為「器官移植」的醫生,從這堆電視屍骸中擷取合適的零件,為病機延續生命。 每晚收工,我與師傅便會回到這個電視機停屍間休息。不過,這晚有點特別,只因我要向師 ...

(節錄)全文共791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