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2月29日

異人獨白 沈一一

柏油路上的小黃花

這天,陽光頗為燦爛,一切,應該變得美好。 平頭裝揮動大鐵錘追打小黃貓,從鄰舖一直追了過來;那刻,背着陽光的他如同一個活動的剪影,我勉強看見他因憤怒而扭曲的臉孔。 小黃貓遭到大鐵錘連轟多下,痛得吐出沙啞而微弱的呼喊,但牠仍然拚盡餘力鑽向幽暗的角落逃生;平頭裝索性丟下鐵錘,一手抓住尾巴把小黃貓揪出舖外…… 我以為平頭裝會饒牠一命,豈料他像個緊握鐵鏈球的奧運選手,大力轉動兩圈後,使勁地把小黃貓朝着遠處的淘化大同醬油廠方向擲去,然後撿起鐵錘,若無其事地返回鄰舖。 整個「打貓」過程大約短短半分鐘,我根本來不及勸阻,更加未能知道小黃貓到底犯了什麼過錯,會令平頭裝頓起殺機。 晚上,關舖前師傅和師兄趕了回來, ...

(節錄)全文共792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