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2月21日

自由的國度 盧安迪

疫情下的學習

放大圖片
上周讀到程介明教授在本報的〈疫情之下……〉一文,談及停課期間的學習安排。這令我想起2003年,香港也曾因為沙士疫情停課。所以我想結合當時的經歷,探討一些在家學習的可能性,以及現時與當時的分別。 沙士那年,我是小學三年級。跟中學和大學教育不同,小學教育主要是培養中文、英文、數學等基本能力,而非特定知識,所以對校內正式授課的依賴程度相對較低。例如即使不讀課本裏的某篇課文,自己以其他方式接觸語文,成效也不見得一定遜色。事實上,我覺得因沙士而在家學習的一個多月,是我各科的能力進步最快的時期。 或許有讀者會問:小學生在家學習,需要家長引導,那麼是否對家長學歷的要求很高?其實,雖然在家陪伴我的媽媽的學歷甚 ...

(節錄)全文共1796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