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2月14日

花都拈花 高潔

驅鴿記

好福氣呀,法國。當其他武漢冠狀肺炎受災國,武漢封城;一城又一城感染、一群人又一群迅速病亡——遠離「中華帝國」的巴黎人,成天煩惱的,依然是城中「飛行市民」的鴿族,處處拉屎,喧嘩撲騰,討厭透啦! 辛棄疾名句:「一松一竹真朋友,山鳥山花好弟兄」。那只是千多年前宋朝的童話。現代紅塵大都市,「城鳥」可不似浪漫小妹妹憧憬的純美。至少每周兩次,我穿過「國民巷」赴教會;那兩列印度栗樹濃蔭下,總得打醒十二分精神。預防棲居於斯的鴿群,冷不丁傾巢起飛;「𡂈𡂈𡂈𡂈」,鋪天蔽日,掀起陣陣塵埃。哇,病菌大飛揚,趕快屏住呼吸…… 別開玩笑。巴黎鴿族八萬至十萬吶。十萬八萬架細菌噴霧機,威脅着呼吸道系統本來就脆弱的朋友。威尼斯 ...

(節錄)全文共808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