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2月14日

忽然文化 占飛

一直關注人文素養

放大圖片
話說在《語言與沉默》一書,佐治史坦納一直關注人文素養(humane literacy),他有此說法,在閱讀時讀者並非被動,批評家對同時代的藝術有特殊責任,批評家「不但須追問,是否代表技巧進步或昇華,使風格更繁複,搔到時代癢處;還要追問對日益枯竭的道德智慧,同時代藝術的貢獻在哪裏,或者主張以何種尺度衡量世人?」 當他6歲的時候,他的父親教他讀希臘原文《伊利亞特》(Iliás);其母認為「自憐自艾令人作嘔」,幫助他克服右臂萎縮的天生缺陷,沒讓他變成左撇子,堅持像健全的人一樣使用右手。 在1940年二戰期間,其父搬到紐約,不到一個月後納粹佔領巴黎,在學校他班上有許多猶太兒童,其父的洞察力再次拯救家庭 ...

(節錄)全文共757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