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2月11日

北狩錄 劉偉聰

元夜三弄(中)

寫《生查子》的歐陽文忠公是歐陽脩,不叫「歐陽修」。「脩」「修」互通,但通的只是文義,主人家還可有自家的偏愛。今天尚能看到的歐公自書《瀧岡阡表》拓本,署的是「脩」,須知此篇實是弔父之文,自稱自然謹慎。當年國文老師教我歐公《石曼卿墓表》時,早已諄諄囑我留意,是「脩」不是「修」。 北大辛德勇精研史地兼擅版本之學,年前寫了兩篇妙文《哪兒來一個歐陽修?》《歐陽脩的文集哪裏去了?》,裏邊洋洋灑灑,既引過歐公的自書,更引過蔡襄和蘇軾手書歐公《晝錦堂》拓本,還引遍了晚明以前歐公文集的不同版本,俱作「脩」不作「修」。另最有力的一條證明來自歐公寫給知縣蘇唐卿的一箋書簡,書上叮囑蘇氏刊刻《醉翁亭記》時,莫要誤作「歐 ...

(節錄)全文共629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