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2月8日

計論短長 馮培漳

限米煮限飯 急市民所急

「限米煮限飯」,此語常見於鄉下人的口語,意謂人們的意願往往受制於必要的條件。例如我只有一斤米,不可能煮出超過某數目的飯量。同時也有巧婦難為無米炊之意。 一般而言,一碗米只能做出三至四碗之飯產品。若米不能增,卻仍未飽肚,只能加水,使之成粥。又或混入番薯或芋頭之類,製成「三及第」飯。「大躍進」時之經濟困難時期,家中有此「三及第」飯醫肚,以作補充,已是十分難得。 土法實踐 自有道理 過去鄉下人少有冰箱,如何處理晚餐後之剩飯?白米矜貴,不可以之為豬或雞飼。他們自有民間智慧,有一套土辦法把剩飯保留。此方法為置一個藤或竹之製品,約是砧板大小,把剩飯搓碎放在此,整個東西在空中吊起來,就可保證剩飯不見「宿」, ...

(節錄)全文共1281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