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2月4日

後不變期 余家強

攝影與攝錄

放大圖片
我常說,比我年長的一代叫單調童年,我這一代叫繽紛童年,比我年輕的一代叫連貫童年。拆穿只不過是,以前用黑白菲林,漸漸彩色菲林普及,後來直頭有短片保留回憶了。 有張小時候在影樓拍攝的相片,我坐在哥哥三輪車尾,媽媽常說我坐不穩,我看着很端正呀,原來下一刻便滑落,當然,硬照沒記錄。我便想,一早有攝錄機多好,那時可是有錢人還要掌握技術才懂玩。 好醜一揭即過 陳年法例,在公園攝錄要申請,拍照則從沒問題。事關起初攝錄機屬於罕有品,幾乎只限專業用途,經歷六七暴動餘悸,港府怕社團聚眾搞事,攝錄恐更添催化作用云云。講到尾物以罕為貴,大驚小怪。 現在,手機影相拍片無成本,更無平貴之分,但吾輩潛意識仍覺得會動會發聲高 ...

(節錄)全文共1048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