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1月23日

客座隨筆 翟宗浩

大三元慳家男的一席話

世紀末,紐約華埠堅尼街跟百老匯大道交滙處的大三元飯店,從來都以「價廉盤餐大」見稱,金漆招牌高高掛,客似雲來,不管閣下是苦力,抑或身材裊娜娉婷,一律無分膚色體態服務周全,反正付過3.75美元便是「碟頭飯」老闆,保證米餚量足,讓食客滿腹而返,老鄉們自然樂意幫襯。只不過今天餐桌上東歪西倒的主人翁卻真傢伙茶飯不思,這位藝術前輩作品每次運送台北展覽總能賣個滿堂紅,卻長期以慳儉聞名,每天下午3時必定大駕光臨,風雨無改,然則此際身不由己,緊握小館免費侍奉的紙巾,拚勁揩乾涕淚,且說雙手仍凝滯半空,卻急不及待續着哀嚎:老弟你最清楚,我就是深夜方可靜心創作,晨曦肯定沒法起床……那天殺的大清早她驀然把人搖醒,驚叫報 ...

(節錄)全文共608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