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1月18日

Kemal Derviş

當氣候活躍主義碰上民族主義

科學家有個壓倒性的共識,這個10年是人類改變當前全球二氧化碳排放趨勢,進而讓世界在2050年接近淨零排放。然而,儘管我們已經十分了解實現這目標需要大規模經濟變革,但箇中的政治影響卻很少有人討論。 氣候活動家掀起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國際運動,擴大了他們的政治支持並跨越了國界,而民族主義則在全世界各國國內政壇得勢。 民族主義的核心觀點認為,世界由民族國家構成,彼此之間無情競爭,與氣候運動所強調的「一個地球」、人類團結格格不入。這兩個趨勢正趨向相撞。 氣候變化給政治右翼帶來了一個清晰的困境。一方面,愈來愈多的選民(包括許多保守派)對氣候變化變得敏感了,因為極端氣候事件和因溫室氣體排放造成的空氣污染直接影 ...

(節錄)全文共1146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