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1月18日

無覓處 羅啟鋭

煙花下的遺忘

華青幫的「雙花紅棍」於深夜中,在小意大利給剁成三包肉醬,清晨送回唐人街的第二天,整個紐約下東城都靜默得有點可怕,商舖提早關門,街道烏燈黑火,一片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悶熱,籠罩着那個夏天的運河街。 然後,沒過幾天,便傳來那個下絕殺令幹掉「雙花紅棍」的黑手黨頭目的死訊了。 如同許多黑社會電影一樣,這個意大利驢頭是在一家理髮店內中伏的,頭髮才剪了一半,濕漉漉的,當胸吞了四槍,牙齒也崩掉兩三顆,卡在喉頭,披着那塊理髮用的白布──本來是白布,一剎間變得斑駁血紅的白布──衝出理髮店逃命,重傷下,居然跑了幾條街,才死在一個無名小公園的路旁。 事情鬧大了,警署五分局的兇殺組搜刮了幾天,抓了幾十個人回去,盤問又盤問 ...

(節錄)全文共763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