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1月17日

麗都美識 陳頌紅

決戰東西

在書店隨手翻開一本有關日本的書,就看到這一句:「以前在京都是不排隊的。」因為談及京都,興致便來了。 書名是《日本大不同》,作者是出生與成長於京都的岡部敬史。他說,二十年前(上世紀九十年代),京都人不會在寺廟、神社裏面的香油箱前排隊投錢,而是找到空位便往前擠。所以當他去東京上大學,於新年參拜時看到東京人乖乖排隊,感到很驚訝(我在京都乘巴士的經驗是:在總站,大家都排隊;在中途站,等車的人各據一方,的確甚少看到整齊的排隊人龍。巴士到站,大家斯斯文文地走上前,倒也不會爭先恐後)。 作者比較了關東和關西在文化、習慣、食物偏好等的差異。除了排隊,還有就是上巴士的方向。在關東,乘客從前門上車,順便付錢,於後 ...

(節錄)全文共706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