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1月9日

非一般翔 翔名生

同是天涯淪落人

我與幾位朋友照原定計劃在康城的Majestic酒店相聚,首先談的當然是我在馬賽被偷電話的事。 E小姐說,那年她與男朋友吵架,獨自來到南歐。在樹蔭下的露天茶座吃東西時,有幾點東西滴在頭上,她用手一摸,粘粘臭臭的,顏色黃黃白白,疑似鳥糞,好不尷尬。別人為她遞上紙巾,原來整個外褸都是,有善心人幫她抹,然後,她的手袋不見了。所謂的鳥糞,其實是芥末醬。 「地鐵是最高危的。」W先生說,人多擁擠固然容易下手,而車站與車廂的固定空間,也成了偷搶的良好時機。車門快關時,賊人會在關門剎那把背袋、手中的電話等一搶而去,而遺下受害者在列車中被硬生生送往下一站。 A先生在歐洲居住一段時間,但仍然防不勝防。最近也成了受害 ...

(節錄)全文共618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