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12月23日

藝文評論 佛琳

左膠男與熱狗女

放大圖片
藝術的可貴之處,在於創作者可透過其作品,對生活作出即時迴響或抒發感受。創作者亦可以選擇經歷時間沉澱之後,以後設的態度,對時局加以反思或評議。不論是即時抑或延後,作品的議題仍無損創作者的初心,只是在不同時空,設定迥然不同的心理距離而已。 滿道編劇的《左膠男與熱狗女》,創作於2015年,以雨傘運動作為故事背景。初稿是一齣短劇,其後逐漸發展成一齣較完整的足本長劇。直到本年11月中旬,由人間搞作劇團李景昌導演,於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黑盒劇場正式公演。從「反送中運動」的一片動盪聲中,回看4年前那場相對已是較溫和的佔領行動,因果關係難以深究,但是角色人情卻能觸動觀眾愁思。 若以當下的狀態觀照《左》劇的兩位主 ...

(節錄)全文共1049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