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12月14日

無覓處 羅啟鋭

親子鑑定師

卻原來,今天的大陸也有這麼一種職業,那就是DNA 鑑定師,人數不多,但卻每一位都生意滔滔。 閱報所知,十多年前,便有一位名叫鄧一君(化名)的女醫生,從法醫官改行,轉任親子鑑定。這些年下來,她統共鑑定過十多萬宗個案,而最常聽到的男性客人問題,是:「這孩子是我的嗎?」 很可惜,三分一客人得到的答案,都是:「不。」 接着下來的情景,讓鄧一君目睹了無數愛情與親情的掙扎與幻滅,男女雙方,偶然會寬恕與忘記,但大多數的時候,都是悲劇收場。 也因為如此,每次有人敲她的化驗所大門,她便知道,又一場人生的悲喜劇要上演了。 鄧一君還記得她的第一個客人,是個女的,結婚多年,一直渴望有一個孩子;可是,當這個孩子真的到來 ...

(節錄)全文共886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