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12月6日

教研陣地 蔡逸寧

冰山底層真相 再思第三組別學生

遙想當年教學實習,兩次分別被派往一般人認為屬Band 3學校。然而,這樣去標籤學生,真的有必要嗎?將學生標籤化,對學生的成長有良好的益處和果效嗎? 作為老師,我們很多時以「實在」的成績去評量學生,從中劃分學生能力有別,天資有異。又或是,我們容易憑着肉眼,以學生「能見」的行為定義學生是乖巧還是頑劣,孺子是可教還是不可教。後來,我任教Band 1學校,多次向校長提出擔任能力較弱班別的班主任。這時,我體會到學生不單單有盲目遵守校規之時,但也有敢言和熱中表達己見的一面;更深深體會到學生內裏的掙扎,他們有不想交功課,不以讀書為己任的想法,但也有樂於貢獻自己的一刻──去擔任班會學會職務,積極參與義工活動, ...

(節錄)全文共729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