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12月4日

康和健 顧小培

浪奔浪流

恕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或者更貼切的說法是,恕我「以小人之尺,去量度君子之天才」。無論有多少人讚賞安迪華荷,無論他的作品能拍賣到怎麼高的價錢,我總認為他的成就在於嘩眾取寵。但此非貶語,我並不是說他不學無術。 安迪華荷有沒有過人的才能?當然有,否則在他去世已經32年的今天,哪會仍然有很多人奉他為偶像,一窩蜂地追着收藏他的作品?不過,在我看來,安迪華荷最大的本領,在於他能挑動大眾的神經,也就是「嘩眾」。他着意地化腐朽為神奇,而又成功了,做得有聲有色,令大家紛紛認同甚至讚賞,那是「取寵」。 試想想,一個金寶湯罐頭的圖案,有什麼稀奇?一般人完全不會把它放在眼裏,簡直可說是不屑一顧。但他偏偏就取材自這 ...

(節錄)全文共959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