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9年12月4日

視線所及 李衍蒨

光環

光環,一直以來多半出現在宗教繪圖等藝術作品裏面,特別是在那些聖人畫像的頭頂找到。頂着光環的他們就象徵着美好品格等德行,就好像所有的不好都被光環的光隱退到背後,只看到好的或是某些傾向性印象。 法醫人類學家的工作主要是為那些被滅聲、被沉默的人發聲,找回他們的身份。這是專業賦予我們的使命及任務。我們服務的對象不限於死者,更為他們的家屬提供一個答案、一份安慰。 或許,我們的這份使命會讓人有頂着光環的感覺。可是,事實永遠是殘酷的。我經常覺得法醫人類學家有雙向視線(double-vision)。一方面必須視死者為違反人道罪或行為的證物,另一方面則感受到死者為某人的至親。諸位法醫人類學家都認為這個雙向視線是 ...

(節錄)全文共620字